庞振坤的故事

2019-08-17 15:03 责任编辑:陈秀贤 来源:邓州网
分享到:

    邓州名人多,自科举制度以来,南阳出了两个状元,都是邓州人。200多年前,邓州还有一个聪明、机智的庞振坤,他常常想方设法谑权贵、鞭豪强,为百姓打抱不平,民间有关庞振坤的故事不少。

  惩罚老板

  有一家干店的老板,每逢生人住店,都要被他讹一回。

  庞振坤和几位举子进京赶考,到店里投宿,知情者提醒他们小心。

  住下后,老板让儿媳妇带着客人到前院用饭,自己趁机把刚晒干的绸裤子塞进举子们的包袱。庞振坤看到后,不语。晚饭后,庞振坤找老板儿媳妇借剪子,说剪指甲用。次日一大早,他把老板的绸裤子揣到怀里,等着老板儿媳妇开门还剪子。老板儿媳妇开了门,拎着尿罐去茅房,庞振坤跑上前去说:“大嫂,还你的剪子。”老板儿媳妇没法接剪子,就不好意思地说:“把剪子放屋里吧。”庞振坤进了屋,把绸裤子往褥子下一塞,放下剪子就出来了。

  吃过早饭,举子们结完账要走,老板拦住了,说他的绸裤子被偷,要搜一搜。庞振坤说:“搜身可以,搜出来,我们认罚,搜不出来咋办?”老板说:“搜不出来啦,你们走人。搜出来,我过去丢的东西,你们都要赔。”庞振坤说:“那不行,搜出来了,我们的银子都给你;搜不出来,你得赔一百两银子,给我们恢复名誉。”老板答应了。

  举子们的包袱被翻了几遍,找不到裤子,老板急得一头汗。庞振坤就问老板:“你到底丢的是啥裤子?”老板回答是米黄色绸裤子。庞振坤哈哈一笑:“你这一说,算找到了。我今天早上去还剪子,见你儿媳屋里有条黄绸裤子。”庞振坤和举子们拥进屋去,拿出了老板的黄绸裤。老板看到自己的裤子从儿媳妇床上搜出来,羞得想钻进地裂缝儿。

  “自己干了见不得人的事,还想讹我们,拉他见官去。”举人们嚷嚷起来。老板一听,吓得双腿跪地:“我给银子,甘愿受罚。”

  公堂应审

  庞振坤爱给百姓打抱不平,得罪了官吏和财主,他们千方百计来诬陷他。

  一天,庞振坤正在家读书,突然闯进来两个差人,称其养的贼被捉,要庞振坤到公堂对质。

  走到一家药店,庞振坤向店主要了一个纸盒,戴在头上遮住脸。进了县衙,就跪下请罪。县官一见,十分惊异,问其何故。庞振坤说,因为家里养了贼,到处偷,没脸见人,所以才用纸盒遮脸。县官问那贼人:“这就是你主人?”贼说:“是的。”“你在他家几年了?”“整三年了。”

  “我庞振坤不出名,可是我庞大麻子远近皆知,你在我家三年了,你说我是大麻子还是小麻子?是黑麻子还是白麻子?”那贼想了一会儿才说:“你这个麻子嘛,不大不小,不黑不白。”庞振坤听后,把头上戴的纸盒取了下来,大声说:“县太爷你看,我脸上哪有麻子?”县官慌了手脚,忙令衙役把贼按下就打。那贼受不了皮肉之苦,就供了实情:财主们凑钱,买通他,冒充庞振坤家养的贼,想以此来惩治庞振坤。

  真相大白后,县官就把诬陷庞振坤的财主们,每人重打四十大板,各罚白银一百两。

  假买石磙

  有个王老财,十分贪财,对穷人又非常狠毒,庞振坤决心要整治他。

  庞振坤来到王老财庄园转了一圈,见打麦场里放着一个石磙,就走上前去,上下摸摸,左右看看,敲敲打打,贴耳听听,然后对护场人说:“请对你们东家说,我愿掏五个石磙的价钱买这个石磙,你去问问卖不卖。”护场人赶紧去给王老财报信。

  王老财听后,心想,我这石磙说不定是宝贝,要不他怎么掏恁大价钱?急忙来到场中,满脸堆笑:“敢问先生,买我这石磙做啥用?”庞振坤答道:“这个不能对你说,卖就买,不卖算了。”王老财说:“先生不知,这石磙是祖上留下来的,实不敢卖,先生要肯说出它的贵处,我一定重金相谢。”庞振坤说:“你家祖辈之物,它的贵处你知道。”说罢就要走。王老财急忙拉住庞振坤:“生意不成人情在,快晌午了,请到寒舍用饭。”庞振坤说:“谢谢你的盛情,我寻宝要紧,不能耽误了。”王老财更觉神乎,把庞振坤拉到家中,摆开了宴席。

  宴席间,王老财连问石磙的贵处,并一再表示,说出来必有重金相谢。庞振坤说:“别人场里石磙都是一头小一头大,你家的两头一般粗,俩磙窝一般圆。至于贵处嘛,从中间截开便知。”王老财赶紧让人把石磙截开,不见里面有啥宝贝,就问庞振坤什么原因。庞振坤笑道:“请东家附耳。”王老财急忙伸长了脖子。庞振坤对着王老财的耳朵小声说道:“你没看把石磙截成两截,做两个柱顶石正合适,这就是贵处。”说罢,扬长而去。

  王老财赔了酒席,毁了石磙,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:陈秀贤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