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开了

2019-08-17 15:03 责任编辑:市一高中一(18)班 郑雅文 来源:邓州网
分享到:

  我怔怔地望着折断的笔,胭脂色还没有洗掉,在宣纸上晕开了一朵挑花。这一刻我忘了犹自喋喋不休的妈妈,沉默地捡起笔,眼泪便决堤。

  我喜欢看桃花,也喜欢画桃花。许多时候,桃花开在眼前,开在纸上,更开在心里,仿佛苍白的生命多了一抹浓丽的色彩,生活一下子明亮起来。

  可是,画画对我的学习无益。妈妈为我报了很多补习班,母命难违,我不得不从。但我总在听变速运动的时候,忍不住圈圈画画,落笔仍是桃花,便有了被妈妈兴师问罪的一幕。

  我小心翼翼地拿余光看她,她仍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:“你说说你,画画能当饭吃?就你这成绩,上什么好大学?找什么好工作?”“去,作业写不完不准出来。”

  去就去。我赌气地拎着书包进了房间,摊开练习册,又忍不住望作业兴叹,拿起手机发了条动态:“想画画”。

  竟然有不少人回复。“咱河南娃,不考七百分有啥资格画画”“孩子,醒醒,这儿不是北京”“家里蹲大学欢迎你”,连教过我的美术老师也回复: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到了北京才可以画画”。

  噫吁,郁闷。没有生在北京,成绩不好,连画画的权利也没有了吗?从幼儿园开始,我就被各种作业压得喘不过气来,封建社会压在农民身上有“三座大山”,现在压在我身上的是作业、考试和别人家的孩子。无数次我虽然早起,却在教室里错过第一抹晨光;虽然晚睡,却在书山里错过了星辰。我最爱的桃花,就开在窗外,我却不能在它身边流连。有人说要追求“诗和远方”,我追求的近在咫尺,却好像远在天涯。

  何苦呢?我红着眼圈儿掂起笔,做一只屎壳郎吧,低头滚粪,仰望星空。

  纷乱的公式在我脑海中盘旋,我努力想理出一条线来,却好比竹篮打水一场空。出神地乱画一通,回过神来看时,又是满纸桃花。

  “咔嗒”,门开了。妈妈端着杯牛奶走近,我慌乱地遮掩,却已为时太晚,屏息静候疾风骤雨,却只听见一声叹息。

  “你这孩子,妈说你从来听不进去。妈也不想让你每天啥也不干,只画画,可这个社会不让,高考制度不让啊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咱们这样人家的孩子,哪个不是满身包袱,步步为营的?你……唉!”

  妈放下杯子走了,我盯着那只杯子,久久出神,手机里又响起回复消息的提示音,是哥哥的回复:桃花开了,我没有赏的时间,但无论如何,知道它开在哪里,也就有了坚持的动力和希望。至于那层窗帘,总有人会为我拉开,彼时可尽享桃花之娇美,足矣。

  (指导老师:闫 睿)

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:市一高中一(18)班 郑雅文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