迁 与 安

2019-08-17 15:03 责任编辑:高宏民 来源:邓州网
分享到:

 

  十七

  事情一时解决不了,僵在了那里。吴镇长要走了,何久多感到万分愧疚,吴镇长上车的时候对何久多说:“不要送了,想想有没有别的办法,多和群众沟通沟通,大多数群众还是支持的。”

  何久多点着头,魏干事手把着车门说:“何主任,考验你的时候到了。”

  车开走了,消失在路的尽头,何久多站在路边低头沉思,他感到问题挺严重。

  车上,魏干事点燃了一支烟,龙主任皱着眉头对吴镇长说:“这事是不是要给项书记说一下。”吴镇长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,对于龙主任的问话,只是淡淡地说:“等一下吧,看看事态发展。”魏干事扭过头来:“吴镇长说得对,今天这事只是内部矛盾,也是次要矛盾,时间长了就会自行消失的。”龙主任看着魏干事:“照你这样说,主要矛盾是啥?”“这还用问吗,当然是和移民的矛盾了。”“你的意思,次要矛盾就不需要去解决了?”“老日侵略中国时,你说先打老日,还是先打老蒋?”吴镇长无声地笑了,这个魏干事,说的啥话嘛!不过,身边有这样的人说着俏皮话,倒也可以活跃气氛,龙主任没有说话,表情却变得严肃起来。吴镇长伸了一下懒腰,车已经上了国道,正向双林街疾驶,两边的绿化树次第而来,又迅速甩在车后。

  何久多回到村里后,就直接到了会计贾新文家,贾新文已等候多时了,他把早已沏好的茶水放在何久多面前。何久多哪有心思喝热茶,看着茶杯里冒出的热气心里就烦:“你说这事怎么办?怎么会出这不冒烟的事呢?”

  贾新文没有立即回答,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现在地稀罕了,上面任何东西不要还有补贴,地种好种坏都是自己的,自然都很看重了。哪像前些年,地撂荒都没人愿意种,那时候滚地,保证啥事都没有。”

  贾新文这话,在何久多听来完全是废话,等于什么都没说,当务之急,是怎样解决滚地纠纷,说别的话有啥用。“你看这事该怎么办?”何久多用这话提醒贾新文,把他引到正道上来,让他动用一下会计脑袋,想出个高招来。贾新文却很长时间没有说话,贾新文不说话,一半是因为没想好,一半是因为何久多在滚地上有些独断专行,你自以为移民是大事,是上头压下来的,谁也不敢违抗。你就没有想到农村的事复杂着呢,这边不冒烟,那边就要起火。有的时候,看起来平静,好像啥事都没有,可是平静的背后往往就隐藏着大危机。

  贾新文不说话,何久多又说:“这事主要是驴娃引起的,咱就从驴娃身上开刀,只要他不再放屁,别人还能说啥?也就是个群胆。驴娃脾气倔,来硬的不行,咱就破一回面子,给他说几句好听的,好烟好酒给他表示一下,我看这事也就解决了。他一个驴娃,还能想个啥?况且,地又不是他一个人的,就是滚一块好地过来,他又能占多少?”

  贾新文说:“看来也只能这样了,可是让谁去呢?人选也很重要哩。”

  何久多用手挠着后脑勺:“还真找不出那样的人来,想来想去,还是你去最合适,事不宜迟,今儿个你就过去吧。”

  贾新文沉思了一会儿答应了,他知道何久多现在确实没有别的办法。贾新文又想出了一个办法,驴娃的老舅家就是黄泥村的,到时候把他老舅请过来,一起到驴娃家做工作,好地坏地都是自己人种,看他驴娃还能说啥。

  何久多一听高兴起来:“不光驴娃和黄泥村有亲戚,村里好多人家都和黄泥村沾亲带故,到时候都发动起来,开个省亲会啥的,说起来都是一家人,一家人的事,还有啥不好商量?”何久多当即让贾新文全权办理这事,钱花多花少都不要心疼。

  然而事情并没有办成。贾新文确实把驴娃的老舅请来了,驴娃的老舅什么话也都给驴娃说了,可是驴娃没有买老舅的账,驴娃对老舅说:“这是全体村民的事,我一个人说了不算。我也不能退出来,我一退出来,就成了反复无常的小人,往后在村里就抬不起头了。”见老舅没什么反应,驴娃又说:“老舅,不是我不给你面子,因为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,我不能有半点糊涂。虽然我们是一家人,但我们又不是一家人,毕竟你姓黄,我姓董,说白了,我们都是在为自己的子孙打算,我们都想给子孙留下一块好地。”

  驴娃这话一出,当即就把他老舅的鼻子气歪了,老舅站起来就走,走出院门口,又转过身来:“驴娃,你记住,你不是我外甥,我也不是你老舅,咱俩是卖面的遇见卖石灰的,谁也不认识谁!往后,我要是再踏进你家一步,我就不是人!”

  这话不知道驴娃听见没有,反正驴娃没有出来送老舅,他始终稳稳地坐在屋子里的破沙发上,贾新文也怏怏地离开了驴娃家。

  傍晚,村子里的人都在说着同一件事,那就是村里给驴娃送了多少多少礼,说了多少多少好话,只差给驴娃下跪了。驴娃大义凛然,六亲不认,不但礼物没收,让贾新文灰溜溜地走了,还把老舅气个半死。说的人和听的人都肃然起敬,他们说,别小看了人家驴娃,关键时候驴娃还真是一条汉子。后来有人见到驴娃说起这件事,驴娃说:“老舅他是糊涂了,压根就不应该来。”

  地量不下去了,成了没妈的孩子,黄泥村不收回,白马河村不接受。不过地里还经常有人走动,地里的庄稼还没有收完,黄泥村的人还在那里忙碌呢。(待续)

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:高宏民
分享到: